宮小姐姐

嘎大少与他的猫(二)

  有人曾经说,磨难对于美人来说就像修仙的妖精要转化成神必经的渡劫,过去这个坎那就成神,过不去那就是折在原地化作人间一缕孤烟。

  而嘎大少不舍得他的美人一个人渡劫,所以他来了。美人捏着他的耳朵骂他傻逼,但他想了想还是把他家的美人抱的更紧,就算是被雷劈,也要两个人一起。

  美人毕业以后,在上海任劳任怨的拿着800块的工资去演音乐剧,这钱实在少的可怜呐,而且刚毕业经验少,观众更少,本来音乐剧就够糊的,结果遇上本土的观众就更糊了。所谓台上是自己人,台下还是自己人。能怎么办,嘎大少手里头大把的资源,只要美人一开口,他就能把他家大美人捧上天,但是人家就不乐意,就爱在音乐剧的圈子里打滚。

  看着美人眼里的星光,嘎大少再心疼也只能放他去上海。

而美人总算争气,在四处奔波的几年过后,事业总算有起色,能付得起房租还能把猫接去养活。

  但嘎大少每每结束异地恋奔去看望他的美人,摸着美人消失了软软的肉的身躯,总是难过得抱着美人哭泣。太瘦了,足足瘦了30斤啊,柔软的小肚子消失了,非常有手感的大腿也失去了那柔软的触感而变得有些硬实。

  而美人看着哭泣的陈大少,又是心疼地亲他的眼角又是柔声安慰他,没事。而陈大少这时已然在好吃好住的北京通过经营自己的事业,把自己照顾得胖了 30斤,这么算下来,两人一样沉。他把猫抱到沙发上去,他紧紧搂着猫,就想这样把猫带走,带回北京,用好吃的东西以及好吃懒做的生活继续把他养胖,最好胖回之前白白嫩嫩的放手心里rua的小可爱模样。

  他打开专门为了喂猫而定的饭菜,猫什么都不挑的样子,再次让他心疼,毕竟之前猫是不吃香菜,不吃菜叶子,不吃芹菜的,而且闻到香菜会吐的样子,这是经过了多少训练才能训练得出来这么面无表情地吃下去香菜包子,那个香菜包子他本来是打算自己吃的。

  他看着大龙认真吃饭的美丽侧颜,心中那句翻腾的话还是没有说出口,他决定了,他要把家搬来上海。大不了再多开一家分公司,反正不能忍受再看不到他家的猫了。

  接下来的几天他两都在上海逛楼盘,汤臣一品的豪门府邸,静安区的独栋别墅,浦东区的新贵之家。猫看着他挑房子的气势,被销售单上的密密麻麻的0所震慑了眼睛,他觉得这是他一辈子都赚不到的数字。他还是以目前的生活不稳定,四处跑为理由劝说嘎大少,房子太贵了,他以后不一定长局上海为理由婉拒了嘎大少的强烈的购房愿望。

  嘎大少哪里是不知道他家小美人是为了给他省钱啊,当下就立马拍板买下上海大剧院隔壁的酒店,把最顶层的总统套间直接变作绒绒的专间。买酒店好啊,每天定时定候有佣人打扫,而且多余的房间还能舍出去给别的旅客居住,往里赚钱多好啊。

  小情侣在一起的时候,总是黏黏糊糊的,陈总的手就没离开过绒绒的腰,明明是大夏天,却偏偏要挂在绒绒的身上。“大龙,你一个人在上海缺什么要告诉我啊”“大龙,这是我给你的副卡,你缺钱直接拿”“大龙,我给你买那么多衣服,都是最新款的,你怎么就穿这个最丑的啊”“大龙,大龙......”

而在陈总身边的绒绒,穿着陈总从巴黎定制的时装,嘴里嚼着陈总内蒙老家寄来的牛肉干,倚靠在陈总怀里,听着陈总絮絮叨叨的话。漫不经心地看着电视里广告。

电视里一台车风驰电掣地漂移过桥。“福特金牛座,给你24亿的梦想”。电视里,是近日里最为火红的云次方组合。

  “怎么啦,大龙,想买车啦,给你买个保时捷卡宴还是买个法拉利”

“福特金牛座,我觉得挺好”。“大龙喜欢,那咱就买”。大龙从怀里坐起来,倔强而又纯真的大眼睛直视着陈总的眼睛。“你没听过吗,靠自己才是女王,我要自己买。”

  星星落在绒绒美丽的眼睛里,让嘎嘎想起,他第一次看见这双眼睛,便被这双眼眸里的星光吸引,从此不能忘却。他还记得他当初追求大龙的时候,他坐在那空旷的剧场里,他看着这个大男孩在台上燃烧自己一般演绎着那些或美丽或惊艳的角色。如今,哪怕他早已被自己用甜蜜细心的照顾养得四肢不勤,但那双眼眸一如初见。过去单纯澄澈的眼睛里如今多了自己的倒影。

  心里突然间涌入了些许的心疼又有更多的自豪。“大龙,你真好,我爱你,我怎么能这么爱你。”嘎搂过绒绒的背,一个吻,深情又甜蜜,恨不得现在就把对方藏起来,不让别人看见。唇齿之间,温热的呼吸不断摩挲彼此的肌肤。

  “我也爱你。”

  大龙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好看过,他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最最普通的普通人,如同世上其他人一般上班下班,做着一个最最普通的工作。但是在如同往常一般的夜晚,他又遇见了那个帅气逼人的男人。这个男人他曾经在夜店碰见过,深邃的五官,剪裁得体的修身西装,沉稳的气质让他在一众人中显得如此与众不同。

  他来看他的音乐剧,阿凡提与王子。他是贫穷的阿凡提,守着那点真挚的爱在这个庞大的世界里为一个欲望清白地奔波着。只是他从未没想过他会遇见他。他比王子还要富有,却比王子专一深情。每次他看到陈大少望向自己的眼眸,那双迷人深邃的眼睛饱含着的浓烈爱意和欲望足以让全国的女孩为之疯狂。

  庭院里的秋景正好,晚风吹过庭院,一把宽椅上两个熟悉的温度彼此贴近,互相交融。大龙拉起嘎子的手,骨节分明的大手把玩圆润可爱的小圆手。无名指上,两个相同的戒指在庭院小灯的微光下折射出相似的光芒。



 

 

   

 


我有的时候会想,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把绝色堪称倾国倾城的阿云嘎的心和神全部占据。有时候会觉得是否位置颠倒。本应该是大龙像很多其他人一样沉迷于嘎的美颜盛世以及迷人魅力不可自拔(的确是)然后积极主动似池子(真没有)。但没想到,在每个阿云嘎的单人采访里,阿云嘎是更为积极主动的那个,他总是毫不掩饰地疯狂地cue龙。每次看向他总是隐藏不住的爱意与笑意。热烈地竭尽全力地疯狂地想占有这个男人。
  大龙有什么好呢?你这么爱他?有时候我会去想这个问题,是他单纯洁净不似旁人那般复杂,还是他美貌如花。
  我想都不是,大概是大龙把他自己全身心地交给了嘎。所以嘎如获至宝地捧在手心。大龙就像被嘎捧在手心里的晶石一样,嘎向他发射属于他的光芒,于是大龙这个傻龙就把这些光毫无保留地照进自己的身体和生命里。他从灵魂里折射出来的光大抵都有嘎的模样,大抵,爱你就是心里眼里全是你。嘎最近完蛋的样子就让我感觉他就是在追求龙一样,爱他,想他,要他,保护他。不得不说草原狼王的爱相当靠谱,相当完美,像个男人一样,要他就为他竭尽全力付出一切并且专一。
而龙就是那个被偏爱被宠溺的恃宠而娇的小美人。他傲娇地看着这个疯狂的追求者,心里已经被他的爱填满但也还是嘴上傲娇地嫌弃。早已把自己托付给他,但还是忍不住撒娇去得到更多的宠溺。
  今晚的天天向上,我期待这两陷入爱河的完蛋。
  两个爱到恨不得合二为一的灵魂。

论阿云嘎的“采访”里npy和好兄弟的区别。
这男人太明显。

看到昨晚在企鹅联盟脚伤却一直坚持打球的嘎,我再次确信这个男人的如今的幸福和所拥有的一切都是他竭尽全力所换来的。他真的不是一朵柔弱的小白花,而是一个在人生战场上浴血奋战的战士。我对这样的男人非常服气。也不由得不感慨,功夫不负有心人。牛

今晚想撸一篇吸血鬼文学


该拿什么去形容我自己,
我像盘踞在宝藏身旁的巨蛇,
用我的目光牢牢盯着你,
你我这世上最珍贵的宝藏。
该用什么去形容我自己,
我像一个失去理智的妒妇,
我嫉妒那些与你亲近的人事,
那些我不曾参与的过往。
该拿什么形容我自己,
听到别人对你的倾慕,
那心底翻涌而上的心酸,
她们如此勇敢地说出埋在我心底的话,
我无数日日夜夜想对你说的话。
该拿什么形容我自己,
享受着你对我的依赖与信任,
享受着我在你心里那个特别的位置,
却不敢去面对你那炽热的目光。
该拿什么去形容我自己,
我放纵自己的虚弱与贪心,
我第一次如此开心地生病就
为了光明正大地靠在你的肩膀,
看着你的紧张与慌张,
我竟开心得宁愿一直生病。
该拿什么去形容我自己,
听到你霸气果断的表白,
我放任了你逼着我做一个选择,
明明是一条艰难曲折的路,我却不能拒绝。
因为我甘之如饴。
原来爱情如此的凶悍霸道不讲情理,
不知曾几何时,我才发觉自己就像中毒一般,
自从你确认是我的以后,
我无时无刻不在确认你的位置,
我想占据你生命里的每个角落,
从发尖到脚尖,
我要你身上每个毛孔都灌满我的气息,
我喜欢跟在你身后,去哪都能看见你,
我喜欢每天装作不经意地触摸你的肌肤,现在你对我的触摸习以为常,我喜欢你穿着我的衣服,那让我想到了我无时无刻不在拥抱你。我喜欢听你喊我的名字以及喊我名字的时候眼里的欣喜。
我喜欢你看向我时单纯又崇拜的目光,虽然那时候我只想艹你。让你那双眼里全是我的大眼睛里充满为我而流的泪水,然后我再用唇吻过你的眼。在你耳边呢喃,你是我的。
我喜欢你穿上好看的衣服在舞台向我下跪,那是专属于我的科林。
我爱你那澄澈的眼神,更爱心里眼里都是我的你。所以我加倍努力,只为把你圈住。我在全世界面前炫耀,你属于我。我在所有人面前毫不避讳对你的喜爱和亲近。
所以,就这样吧,放任我对你的占有,放任我对你的支配,放任内心那头凶猛的野兽,别人说我是王子,说你才是那个小矮人。其实我知道我不是,我是守卫城堡的巨龙,而你是城堡里的宝藏,我只想用我的一切去牢牢抓住你。
倘若有一天,你被夺走,我将会毁灭那个抢走你的盗贼以及那个失去你的世界。以狼的名字。赌上我所有的一切,不惜一切代价。
我十分卑劣地把你放在那个门外的位置,
告诫自己,倘若你不进门,那一切都将不会发生,门是你我最后的防线。可你还是来了,勇敢地踏过那条界限。
那天起,一切曾经的安稳都将不覆存在。因为我对你的爱欲只能忍耐到那条线外,门内那是我对你的心魔。
对不起,回不去了,自你进来了以后,就再也逃不走,你注定陪我一起走向那爱情的刑场,这是命运。直到死亡将我们一起带走。
我愧对你,我的宝贝,但你注定与我纠缠一生。


曼达叽:

昨天晚上和我朋友聊天,就说气质这个东西真的是存在的。很多号称“A”“攻”偶像流量身上就有种很尖锐的气息,是一种尖锐而刻薄的美丽。嘎子说过自己没有小男孩儿好看,很多爱豆是确实长得十分标致的美少年,大龙和嘎子都是外貌有瑕疵的大帅哥(别骂我)。但是无论是大龙还是嘎子,都有种耽美文里“正牌攻”的气质,他们俩都是可以有攻击性的,但是这种攻击性不是那种尖锐的利刃,而是排山倒海的压迫感,平复下来也是一种非常厚重的沉气,就像海洋。其实攻气这个东西强调的不仅是攻击性,也强调质感,如果单有攻击性而没有厚重感就会显得尖锐单薄…没有捧一踩一的意思,我觉得可能这种厚重感和男人的年龄,生活经历也有很大关系。



你是我的城堡

他们都说,人不能离开乌托邦第二次。(深夜真的是写文的好时候)。

而你是我的城堡。

  我想在这个舞台上留下更多的音乐剧作品,

“我是音乐剧演员郑云龙。”

“你觉得演到什么时候是终点?没有终点”

“在这个台上输赢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坚持了这么久的东西终于被人看见了。”

  嘎推荐大龙去参加声,他知道这个大高个除去那张稍微能唬人的皮囊,就是一只毛绒绒的大猫,那小小的内心里盛放着一个流光溢彩的玻璃罐子,打开罐子,里面是美妙的旋律和飞舞在舞台上的身影。每当看见音乐剧,快乐与幸福就从这只单纯的猫的眼睛里盛放溢出。他是懂的,所以才会在那个时候劝他。

  他自己瞳孔里堆满了太多复杂的情愫,而他都没有弄懂。他只是如同自家孩子拿奖的父母一般,对着周围的人带着炫耀的口气去夸奖那只可爱的猫。

“我家大龙,学青岛话能把你笑死,太可爱了”在往后的采访里肉眼可见溢于言表的小骄傲就像一个拿到糖果的小孩向周遭的人炫耀他的宝藏。看,我家的猫可爱吗?可爱吧,他是我的。

而那只猫望向他的眼神,十年一如昨日,清澈见底。

是什么时候被这只猫捕获的,别人都说是龙先开始,步步紧逼,逼出一个答案与席位。而我不是很认同这个答案,大概巨蟹座会更了解巨蟹座。巨蟹天性里的温柔与善良大抵是上天造巨蟹时就倾心撒下的藏在灵魂里的糖,随着时间融合,造就了强烈的艺术共情以及无论如何也不能掠夺的天性。

  那就只剩温柔了。 这世界大抵只剩温柔有如此能力,像细细流水一般从缝隙里进入那个坚不可摧的堡垒,而当那个倔强倨傲在无数伤痕走过来的男孩发现的时候,这个城堡里早已是无孔不入的潺流。

  但是他偏偏不说话,不开口,不承认。他还在犹豫,还在确认,还在游移。他要确认这只大猫是否真的爱他,是否真的愿意交付全部的真心,这样,他才会为他洞开他唯一的堡垒,把他放进内心最深那个地方。他对于爱与归宿的渴望如同徘徊于沙漠里的人看见绿洲。

  但他却也是骄傲的。太多人沉迷过他的美貌和优秀,这让喜爱变得廉价和随手易得。但那只猫却是不同。他陪他走过籍籍无名的岁月,走过春天的花山,夏天的大海,秋日的落叶,冬日的白霜,走过追逐梦想那漫漫的长夜。他曾在众人瞩目的舞台上向他向全世界宣告他的爱意。远在他籍籍无名的时候。他看向他的眼神是倾慕,是纯真,是十年如一日的炽热。

所以他为他留了一个位置,就在堡垒的大门前,他在想只要他愿意推开那扇虚掩的大门,他就从此把他放在那个最重要的地方,死生契阔,不离不弃。

  别人说这是上天怜悯他童年丧父丧母,又过早承担重担,所以才在他肩扛重负过后给予他一只龙,他可以rua,可以爱,可以在疲惫的时候在他身边做回一个孩子。上帝总会在精心动魄的剧情过后给予演员一个吻作为奖励。

  而那只龙不负众望,或许是舞台上的安啾太过娇俏,所以他吻下去的时候才那么动情,又或许是他的灵魂深处藏着太多的美丽与惊心动魄,勾魂夺命,不能细看,而他这个偷跑的小孩早已窥见了这些迷人的宝藏,心甘情愿地成为他的俘虏,所以他才会爱他至此。

  2019.2 歌手录制,嘎那天罕见地发了一个高烧,忽如其来的病痛袭击,让嘎倒下,让龙突然之间不知所措。他在二人关系里一直是那个被照顾的人,嘎会把他当作孩子一样疼爱,他也一直以为这个看似坚固不可摧毁的堡垒会一直贴在他的身旁,但不是,他在面前虚弱地像一个即将倾覆的鸟巢,而他自己像那只窝在巢里的鸟一样,看着世界倒塌在他面前。

  他靠在他的肩膀上,第一次如此虚弱地把自己交付给他。而他那个瞬间慌了。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手在干嘛,他的内心那些小人在五脏六腑之间开着过山车,上下颠簸。但就在那个瞬间他就决定了,这个幼稚单纯的男孩,他在那个瞬间他决定不再把他当作一个倾慕的对象,当成一朵美丽的高岭之花,而是他把他当作一件要保护的宝藏。他要做他的护城河,生生世世围绕他。男孩到男人或许只差了那么一件可以用生命守护的宝物。

终于是到了比赛那天,他嘶哑的声音在柔弱处留下深切的呜咽。心脏仿佛被紧紧挠住,他来不及细想这其中的酸楚就稳稳地把他的高音托住。而他病得疯魔,但脑海里却偏偏回响起另外一首歌,“ U II be your king ,and i will be your castle,No, U II be my Queen,I II be your moat"你是我的女王,而我是你的护城河。这是多年前许下的诺言,而我当今去实现他。

  他装作不经意地看向他的眼眸,看到那个他一直守护的大男孩眼底竟然拥有了属于男人那般的坚毅与担当,而当他稳稳地托住了他的音色,唱出属于他的高音的时候,就像护城河在城堡底下默默地流动,而那个瞬间,阿云嘎感觉到他的那扇门已经被轰一声打开,城堡里终于是出现了他的身影。

  “我还能坚持”表演结束后,他还想继续坚持留在舞台上。“你坚持不了”那个男孩轻轻松松的一句话便稳稳地击溃了他那伪装的坚强表皮,他在用他的语言和行动告诉他有我在,你不必再一个人去支撑整个世界,因为我在,我会陪着你,走向爱情的刑场。

  关上车门,他坐在车上,但毫无痕迹地哭了,泪痕划过脸颊。他不是弱者,更不是凡事只会哭的怂包。但他就是忍不住,因为这么多年,他等了这么多年,终于有个人可以在他生病的时候愿意做他的城堡。他不再是孤独一人,他也可以找到那个与他互相依靠的人,他可以不再强悍,哪怕是作为强者,也轻松地卸下装备去靠在某个人的肩膀上,听到那句安心的,有我在。深夜,录制完节目放心不下阿云嘎的郑云龙赶往他们下榻的酒店,而阿云嘎刚刚输完液到了房间,在床上睡着。大龙打开嘎的房门,只有一个昏暗的身影沉沉睡去,他走到床边,拉开被子,躺进去,嘎的体温虽然还是有点偏高,但已经比之前好很多了,他张开手臂,把嘎搂进自己怀里,被热得迷迷瞪瞪的嘎把头扎进带点冰凉的肌肤里。“小坏蛋,我要做你的男朋友了,我要照顾你,你不许不答应。”龙这么说着,却是把嘎搂得更紧。而睡梦中的人无应答,嘴角却偷偷弯起了弧度。

一晚上就这么过去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嘎的高烧已经褪去。他从男朋友的臂弯中醒来,那双无辜又迷人的兔眼睛跟猫大大的眼睛互相相视一笑。彼此之间交叠的睡姿大家都有默契的不提,但被子底下那十指交缠的手腻歪地流连着。

“嘎子,做我男朋友吧,让我照顾你”。嘎子看向他,嘴上什么都不说 但是眼睛却泄露了他此刻有多开心。

“表白都这么随便吗?”总归是有了男朋友的人了,说话语气都带着傲娇。

大龙凑近一点,那张美丽的脸带上认真的神情。

“嘎子,我爱你”,嘎子眼角里尽是掩饰不住的高兴。但内蒙人向来不善言辞。他向前一靠,亲上他早已垂涎的粉唇,撬开对象的牙,接吻竟如狂风过境,肆意掠夺着他的气息。

“我才是你的男朋友!”


从此天高海阔,有你相伴。


嘎大少与他的猫(一)

  阿云嘎大少从外头娶回来一个小娇妻,奇怪的是,这个小娇妻既不娇小又不轻盈。相反1米87的大高个,四肢修长,比184英俊潇洒,风流倜傥,迷死少女芳心无数的陈大少爷还足足胖了10来斤。

  要说起这个,那可就惹人侧目,众人皆知,陈大少爷那是万千少男少女的收割机,一双电眼和蒙古族的混血脸还有那富可敌国的家势背景足以让任何人先倾倒在个人魅力之下再倾倒在他的势力背景下。

  但偏偏这个小娇妻娶得那可是匪夷所思啊。就论那些个远不如他家的那些个王总,张总。他们的三房四房可是一个比一个年轻貌美,身娇轻盈,声音嗲得像妖精,足以把灵魂都勾走。唯独什么都完美的陈大少,偏偏娶了个比他还粗还壮的。

  “哎呀,俗话说得好,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嘛,那么多人娶个老婆,就算美貌赛胜天仙不也还是要出去偷腥嘛,与其找那些作天作地,哭闹得拆到天花板的,还不如找个不哭不闹的。” 外头多得是这样的风言风语。

  而正在风暴中心的阿云嘎不理会旁人的闲言细语,他正快步走进家门,推开房门就能看见柔软的大床上躺着一个沉睡的美人。

  而此刻的嘎少爷,轻手轻脚地掩上房门,他屏住呼吸,慢慢走进床边,而床上的人儿缓缓睁开眼睛。只这一眼,阿云嘎便在第一次看见的时候知道,他栽了。风流倜傥,游走于夜场,让全场为之神魂颠倒而又难以高攀的阿云嘎,陈大少爷这次终于是栽了。

  第一次见到大龙,那是一个如同每一天一般有着爽朗的风的夜晚,那天帅得上天入地的嘎大少爷穿着修身得体的休闲西装,量体裁衣把阿云嘎完美的宽肩窄腰大长腿的优势发挥的淋漓尽致。足以让身旁的女伴为之尖叫失神。嘎大少爷轻轻一笑,随意地把跑车钥匙扔给车童,早已有熟练的门童为他推开夜店的大门。这一切不过司空见惯。

  而此刻的大龙正在后台,他只不过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音乐剧演员,实习不久刚能接上几部戏,混口饭吃。天性乐观的他知道以他目前的状况要挑大梁还要很长的时间。但人生有了目标和想做的事总是一件好事。虽然平日里排练工作都特别辛苦,而且有时候还青黄不接,需要时不时接一下别的活计才能生存。但是胜在他为人善良,俗话说得好,傻人有傻福,他的大哥,那个名为刘令飞的大哥也乐得照顾这个单纯热情的小孩。有什么好的活计总想着他。这不,这次夜店缺了几个伴舞的活不就找到他了吗?

  平日里大龙接的活计虽然杂,比如直播,导购,给人当人体模特,但绝对都是些正当的杂活,绝没有什么过界的东西。

  但这次夜店伴舞吧,原本的领舞嫌弃着那些个伴舞个个都花枝招展抢风头,而那时经常盘桓于夜店的刘令飞脱口而出就说要不就让大龙来试试,刚说出口,他就立马后悔了,那是个好孩子,怎么就把人家往火坑里推。但没想到领舞看到大龙一张不修边幅的丑照以后立马就拍板同意了。这个领舞还不好回绝,毕竟能在这么大的夜场做到领舞的位置或多或少都跟老板有点关系,而刘令飞是谁啊,一个在贫困潦倒边缘挣扎的音乐剧演员,在没戏的青黄不接的时候还得靠这些人给点活计,毕竟在夜场,就是当车童一晚上也能挣个3000多,多的时候遇上土豪,那还能赚个小一万。

  他原本还真愧对大龙,但没想到大龙这么一听就答应下来了。大龙很单纯压根没想啥,他觉得自己长了一张骆驼脸,而且他摸摸了自己的小肚子和微微寒起的驼背。他觉得以这样一个骆驼形象要是能抢风头那就真的搞笑了,而且这么普通压根不可能有啥危险,再者那个领舞说了,到时候他只要戴着面具在后面的阴影处当个会移动的背景板就能挣2000块钱。

  乐呵乐呵的傻龙就这么去了,他去之前还特地洗个头洗个澡,把胡子刮一下。虽然看不到脸但好歹也是跳舞啊,熏到别人就不好了。

  他在后台,把万年不变的大裤衩大背心换成贴身的衬衫黑裤。衬衫黑裤把他个高腿长细腰的身材勾勒得特别完美,一举一动散发着优雅的味道,肚子上的小肉肉薄薄一层的覆盖暂且可以不计。他戴上了面具,只露出那双清澈见底的大眼睛。

而此刻的陈大少爷在跟徐开聘这个从小玩到大的发小坐在夜店的沙发上,相谈甚欢,手上摇晃的液体在灯光下蒙上别色的光芒。

  音乐声响起,领舞独领风骚地向所有的客人展示着她美丽的脸庞和雪白的肌肤,勾引的动作让在场的男客人发出阵阵呼声。唯独阿云嘎,波澜不惊地拿起手中的水杯,骚首弄姿的人他见多了。想爬上他的床的人多了去了。

  略过领舞失望的眼神,阿云嘎走向洗手间。厕所的隔间有人在里头走出来,阿云嘎不是没有见过漂亮的人,相反见得太多了,但是却是第一次感受到如此的震撼。一个187的大高个,白色衬衫,高腰黑裤,勒住的小蛮腰上有些许软肉,不让人讨厌,只让人感受到一种血脉贲张的欲。那个人走来像一只轻盈的猫,动作优雅。他不经意地看到那人的脸。厚厚的面具只露出一双清澈见底的大眼睛,大眼睛轻轻地向他眨了一下眼睛。如同蝴蝶飞舞般,那双美丽的眼睛里充满了纯真无邪,就是这个眼神,把阿云嘎的内心击沉了。

  不是没有见过美人,却是第一次看见有人如此欲而又如此纯洁,就像一个美而不自知的仙子用着迷茫的大眼睛看着世人。大大的眼睛清澈见底,宛若幼童,而纤细修长的身材却把别人内心的欲都勾出来。瞬间阿云嘎被丘比特爆头了。

  美人没有理会这么一个痴汉,离上场只有5分钟了,必须赶紧准备。而那天阿云嘎看到美人以后不知道自己怎么回的家。闭上眼都是那双大眼睛。

  而后千方百计地打听到美人的消息,原来是北舞的毕业生,借助多方人脉混到毕业大戏的现场。当他看到龙angel娇俏可人,顾盼神飞的模样的时候,他简直疯了。那个瞬间他恨不得把台上的美人直接抢回家,都不准看,大龙是我的。

  而后经过各种死缠烂打,对情敌的严防死守,他终于是抱的美人归。

  “大龙,你醒了”嘎伸出手把这个睡眼惺忪的大美人抱住。“你回来啦” 软软的口语萌翻了。大龙软软地窝在嘎的怀里,像一只柔韧的大猫一样,蹭得人心里直软和。“我的大龙,太可爱了”嘎子忍不住低头亲吻着这只大猫的肌肤,雪白嫩滑的肌肤像牛奶一样丝滑香甜。太可爱了,再忍就不是人了。把头埋在龙身上的嘎大少,今日刚长出来的胡子茬儿扎到美人娇嫩的肌肤,不疼只是引起一阵了美人身上的一阵酥麻。大龙推开他身上那个日日沉迷于美色的男人。真的够了,每天回家总是抱着他亲个没完。

  “嗯”,即便是只是离开了半天也必须要赶回家抱抱自家的猫的男人盯着龙离去的方向。身体总是忍不住跟上。太可爱了,被别人拐走怎么办。

 

 

 

 

清淡平常,与君到白头。

  今天6.27是郑云龙的生日,写一篇庆生文,祝福大龙生日快乐、身体健康、吉祥如意、平安顺遂。

————————————————————————————————

  今天,29。

  距离第一次认识那个人,已经10年了。

  从昨晚的热闹喧哗的PARTY中醒来,已经是早上的10点,而微博在凌晨已经自动发出生日预告。底下是粉丝的各种祝福,微博上到处是金主爸爸和认识的人的各种留言与祝福。大家都在为了这一天狂欢。

  而此时的主角却刚刚从昏睡中醒来,上午的阳光☀炽热而又耀眼。

  打开微信,微信里都是各位朋友的祝福,而大龙打了一个哈欠,就发现某个内蒙人在身侧沉沉地睡着。

  呦,还没醒呢。

  挺立的鼻梁,俊美的眉眼还有侧卧在身旁的姿势无一不显示着这个内蒙人与床主人亲密的关系和地位。

  青岛人看着那张让人移不开眼睛的侧颜,他又悄悄躺回去,到底是怎么变成现在这种关系的呢?

  是对方自相识以来无微不至的照顾,还是在追随梦想的路上的互相陪伴。距离他们认识,今年已经第10个年头,距离他们相爱,却仿佛还在昨天,还记得他看向自己那爱意充盈而又带着浓厚征服欲的眼神,还记得他那台上台下都跟随的身影,还记得他那带有磁性的“大龙”以及无处不在的保护欲。就这样,慢慢的一步一步陷入了他的怀抱里,不能自拔。

  还是起床吧,去整点早点。

起床准备早饭的大龙没有留意到那个昏睡的人悄悄睁开的眼睛。

“嗯,家里没有吃的了”。打开冰箱的大龙什么也没看到,就看到空荡荡的冰箱。“没办法了,只能下楼买吃的了。”

  略微洗漱一番,大龙穿戴好口罩与帽子还有墨镜出门买早点。

  而内蒙人此时悄悄地起床,把口袋里准备好的小盒子拿到手上把玩了一番又放回原位。

  而在微博里嗷嗷待哺的各位粉丝(唯粉,cp粉,毒粉,黑粉)以及各种营销号都在蓄势待发。大家都在不约而同地想一个问题“今天为啥还不营业呢?”

无数的粉丝在微博底下观光打卡,有晒票据的,有晒捐款证明的,有支持金主爸爸的,有宣发生日祝福的。但很奇异的,今天不管是唯粉还是CP粉都一片祥和,丝毫不见往日为了一点小事撕得你死我活的气势,也对,今天这个大日子正主还没冒头呢。

  而到楼下买了早饭回来的郑云龙,龙哥,正准备着去把那个嗜睡的内蒙人叫起来。

他又走到装睡的内蒙人身旁“诶,快别睡了,今天我生日,我的生日礼物🎁呢~~~?”青岛人说这句话的时候,大而纯的眼睛里清晰地倒影出内蒙人的身影。语气弯弯的带着点委屈,但更多的像一只傲娇的猫在蹭着主人的腿撒娇。

内蒙人坐起来,看着青岛人,笑了。他有点不知所措,尤其在绒绒跟他撒娇的时候,

“别笑,我的生日礼物呢?”

“没有” 憋着一脸坏笑的内蒙人这么回答。

“真没有?” “没有”

“╭(╯^╰)╮哼” 青岛人背过身来,傲娇了,生气了。

“生气了,真生气了”内蒙人凑近他的背上去哄那只大猫。

“别啊,来说话啊” 嘎子的手拢住大龙的腰,热力从那副被万人沉迷的躯体中散发出来。嘎子身上那樱花的同款沐浴露的香气结合嘎的气息融合成一股特有的气息不断涌进猫的鼻子。像薄荷叶一样包裹着猫,不断上头。

  “哼”大龙把嘎子扑倒到柔软的床上,张大口在嘎的皮肤上啃咬。 猫的牙口整齐但力度轻柔更像是磨牙。咬过的地方留下一个小小的牙印。

班长伸出手把这只傲娇的大猫搂在怀里,两人的脸颊贴近,在这个日子里交换了一个温柔的亲吻。粉色的唇在碰撞,舌头顶替着欲望在交缠。那只炸毛的猫渐渐在温柔的抚慰当中安静下来。

就这样,两人都拥抱着这些日子以来难得的宁静与安逸。

直到肚子的“咕”声响起。

大龙起床去把早已遗忘在厨房的早饭端到客厅,而不成想当他进入客厅的时候,一个简单的生日蛋糕放在最中央。

上面歪歪扭扭的几个“大龙,生日快乐”印证着蛋糕主人的手艺有多差。

而这时背后传来那熟悉的温度和气息。嘎子拥着大龙的背腰,将有带着冰冷的金属的圆环套入他的无名指尖。

“大龙,我爱你,生日快乐!”

不同于男高音那高亢的音色,低沉而又磁性的声音不偏不倚地抓住了他的耳朵。

手上的戒指不大不小正正好套着大龙的指尖。

猫此刻说不出话,而内蒙人一把抱起他放在客厅的长沙发上。两人依偎着分享独属于情人之间的甜蜜。

  两人的手机被遗忘在房间的角落里。

而微博上星座运势上写着“今日不宜工作”。